|

发展动态

公司新闻媒体报道

观点 | 薛宇宁:单纯只是投家公司,不是我们的风格

修改时间:2017-08-01 12:43:31 浏览次数:287次
当你决定投一家公司,有没有跟这个公司上上下下的人聊过,有没有跟供应商、用户、竞争对手聊过...

来源/投资人说        作者/管丢丢 

每个机构都有自己的资源,怎么用好这个资源每家是不一样的。有的放在投后管理上,有的放在寻找项目上。到底,哪一种方式才是更适合机构的?投投认为,晟道算是一个范本,排列组合,把手上的资源,母公司当代集团的资源等块状布局,再放进去变量,组成七巧板。变量,是他们着手要做的项目。拼上了,就是最佳组合。以下是晟道投资CEO薛宇宁关于「deal creating,deal making 」的方法论。

服务心态

从当代集团到晟道,我们的合伙人文化贯彻得比较深。作为一个公司的负责人你要做的无非就是,做好服务。

以前总认为资本服务是「大河有水小河不干」,其实不是,是「资本为人服务小河有水大河才有水」。金融行业里:人应该是唯一重要的资产,资本应该为「人」服务。我最大的收获不是赚了多少钱,而是因为做这件事情认识了很多志同道合的人。

一代人做一代人的事,年轻人的优势在于:第一,年轻人更有激情,大家更hungry,更有动力把事情做好。第二,做投资最少要看十年的,年轻人的职业生涯刚刚开始,大家会更看重自己的业绩。第三,年轻人更容易接受新行业,新事物。 

做人真诚,做事专业

晟道投了13家企业,其中至少和10家创始人是很好的朋友。大家愿意跟你交朋友,愿意跟你share。我们关系好到什么程度,不用先发短信,「薛总,你有空吗?我想跟你聊个事儿?」,直接一个语音就把事儿说了。

我们也有幸充当他们CSO和CFO的角色,他们的战略、资本市场运作问题会与我们密切讨论,我们也会给一些实在的建议。

除了做投资该做的事情,对企业我们还做了咨询公司的事情,投行做的事情,公司以后的投融资包括上市都是我们在做。我们有个公司马上Pre-IPO了,它上市的事情都是我们在协调。

每一个投资人都知道怎么做到细致、专业,但现在市场上噪音太多,很多人觉得没必要。大家都知道怎么做能做到最好,但实际都有取舍,我们的选择是做到最好。

之前有两家很知名的FA机构给我们推项目,我们的同事问了他几个问题,FA那边的人很惊讶,说这个项目都推了十几家基金了,为什么别人没有这些问题?

他觉得我们很专业,但很纳闷至于看这么细吗?我的同事也找我谈过,说是不是应该改改,不要把自己的专业度搞得这么强,把所有东西看得这么细。尽善尽美,很有可能会错失一些项目,也会得罪FA。对此,我虽有遗憾,但不后悔。

真诚、专业跟坚韧是我们的企业文化,有一点打破,初衷就没了。如果我放松团队也会有Loss。

我很重视专业度。但我觉得这件事情是一定要坚持的,这个市场鱼有鱼路,虾有虾路,我只是走了鱼路,有人走了虾路,无所谓对错,只是方法不一样。

当你决定投一家公司,有没有跟这个公司上上下下的人聊过,有没有跟供应商、用户、竞争对手聊过,有没有把公司每一项财务指标拆的特别细?有没有把行业真正梳理清楚,它未来经营的计划、在大行业背景下设立的目标靠不靠谱?

一家公司不一定会把它的上游、下游了解透彻,也不一定会把竞争对手研究得那么细致,把这些东西研究透了,首先我们心里踏实,知道接下来怎么决策;其次这对企业发展确实有帮助。

专业度就是把事情做的非常深、非常细,这其中有50%能让项目本身更靠谱,另外50%是做完一个项目以后你可以成为这个行业的专家,再碰到类似的会有基础去做判断。企业一开始也许会抵触这种做法,但之后碰到问题,他第一时间想到的是你。 

单纯只是投家公司,不是我们的风格 

火辣健身成立那年(2014年)我们就开始跟,到2016年投,这个项目我们相对决策快。 整个大的市场健身的需求肯定是在的,在家里健身这个场景肯定是有的。市场高速增长,竞争格局还没有完全成型,但基本几家巨头已经跑出来,在这个赛道中,火辣的路我们更喜欢一些。

火辣拿流量做了三件事:一,基于清晰的用户定位的广告业务,目前已经积累了中高端汽车、品质快消、知名体育品牌等长期优质客户。二,生产内容,去卖内容。从体育用品公司到知名媒体都会采购火辣做的内容。三,健身房的SaaS管理系统,做2B的生意。在全国有超过1000家健身房使用火辣健身的SaaS管理系统,健身房客户数据、客户资源,供应链业务,都是火辣在做的事情。从这几点上看,火辣健身是比较好的投资标的。

火辣还有一个比较大的亮点,它所有的日活不是用广告砸出来的,数据是自然增长出来的。内容好大家口碑传会传出来。从这几点上看火辣健身是比较好的投资标的。

火辣的CEO叫徐威特,他与我们团队很投契,在专业度上彼此也高度认可,愿意跟我们做事情,愿意给我们一些好的交易条款,我们又帮他做了哪些事情呢?第一,当代集团有很多的体育场馆,这些场馆我们可以跟火辣健身对接它的SaaS系统。第二,火辣的客户跟我们很多其他被投企业之间是有很强的交互作用。 

一线城市消费降级,二线城市消费转移

大家总爱提消费升级,一概而论不准确。在我看来一线城市在消费降级,二线城市在消费转移,三线在消费升级。中国的市场是非常割裂的,你不能把它当成一个市场,中国是无数个市场组合起来的一个大市场。

一线城市房价等压力大,生活成本很高,很多时候消费是在降级。消费观念和生活成本两方面促成,大家不追求贵的,更注重一种身份认同,更看重是不是跟我的调性相符,这是一线城市的消费观念。以矿泉水为例,以前依云在一线城市卖的很好,但现在不一定,有可能以前喝依云的人现在喝更新的品类。

无数一线城市的人迫于生活压力离开一线城市,生活在二线城市以后,他们把消费的观念带到二线城市。二线城市经济发展不错,生活压力也没那么大,可用资金是上涨的。你看二线城市星巴克的开店速度、还有一些小众品牌发展的速度,就看得出二线城市的人在消费转移。

三线城市真的是在消费升级,大家经历着五年前、十年前一线城市的转变过程。所以,现在很难再出现一个消费的品类能够通杀全国,消费和地域有很大关系。

Deal creating,Deal making

美国电影《Margin Call》里说,「be quicker,be smarter,or cheat」,cheat的事情我们肯定不做,但我们做be quicker,be smarter 的事情。

晟道投资偏早期、后期Pre-IPO及并购的项目,基本靠两端来做,我们做风险和收益匹配的事情,中后期的项目保证不会让LP亏钱,会让他们有相当满意的回报,早期的项目就是惊喜了。

与其他投资机构不一样的地方在于,我们更多做的是deal creating,deal making。不是说去投资就结束了,而是借助当代集团的各种资源,借助我们被投公司的资源,再借助整个团队为项目设计的交易结构几方面结合去创造一些项目。

以体育领域投资为例,整个体育行业,无论市场规模还是增速都非常好,行业很热闹,但赚钱的很少。

整个体育行业里目前最好的变现方式无非两种:第一体彩或者博彩,这是最好的变现方式。第二体育营销,在赛事上做广告,一手拉赛事方,一手拉品牌方。

博彩这个事情我们暂时不碰,所以我们会从体育营销着手。第一步,收购一家体育营销公司。借此踏入这个行业,并且有一个比较好的现金流打基础。

但做体育营销有一个问题,赛事、球队的IP、球员都不在你手里,品牌方也不在你手里。所以,你必须要再向两头延展,延展品牌方是没希望的,只能往赛事IP这方面来做。

第二步,我们收购了足球队,足球经纪公司,做IP层面的东西。现在新媒体起来以后,直播、版权也成为变现的方式。我们拿到版权可以做直播,也可以把它分销给乐视或腾讯几大视频网站。

我们基金参与的方式是成立一家公司,投了5个亿进去,不单单是简单的财务投资,我们会帮这个公司招标,帮它理清发展思路。把顶层结构、上层结构都设置好,每一个板块找合适的人来做。

 我们知道要拼成什么样,想好了以后就一块一块的去找,拼在一起,这个过程肯定是1+1>2的。把产业链全部打通,做全、做齐,通过这种方式把行业吃透。这样无论是对项目把控力、执行力还是回报率,肯定是强于直接靠资金和资源去投资的项目。

 大家诟病金融行业、投资行业不创造价值,只是去重新分配价值,我们做的其实是可以创造价值的。 

记者眼:尬聊之后

毛姆说过,人有一个误区,一旦掌握规律,就觉得对所有适用。每个记者都有其熟悉的风格,可如果对每一篇一样的操作,会觉得少点东西。

每一篇自有适合的风格,去探索,也不见得能迅速掌握。于是,写稿的时候我们就变成爬坡人。

投资的方法论每个投资人都有,除却普遍规律,不同的部分是我们要挖掘的。背后的原因,或是机构风格不同,或是工作经历的烙印,还有就是更私人的性格原因。

随处可见的普遍规律在写的时候被我们无情舍去,剩下的怎么处理,是我们要面对的。

准确说,挖掘从搜集材料准备提纲就开始了,接着是面对面采访。怎么让采访对象敞开,得到你要的信息,是我们日常遇到的有趣部分。

初见面,薛宇宁已经拿了名片,攥在手里。等我们一到,打招呼交换名片。他给人第一感觉,不端着。

不过真的开始采访,没那么顺遂,尽管他看起来是很好说话的人。抛一个问题出去,他不会一直说下去,必须不停追问。

20分钟后我扔掉原来的提纲,试图以他书柜里的《资治通鉴》破局,他开始健谈,说这本之前看过,现在买来收藏。随即,他拿出他正在读的《中国历代政治得失》。

他说了很多,比如他的偶像是王阳明。这对他影响很大,由此我也就理解他为什么总讲真诚,于他,说的与做的一致才行。除了王阳明,他还有一个年轻偶像彭于晏,这一次,我没继续追问。临结束,他嘱咐我,不要突出他,多写晟道。

两年前,采访微鲸科技CEO李怀宇,他说过一句话,我印象深刻,「每一代人都有每一代人的机会」。采访薛宇宁的时候,我又想起这句话。这个平均年龄30岁的团队可不就是抓住他们的机会一路升级打怪。

热门文章